特种养殖

您的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特种养殖

有这样的家庭,我还能结婚吗?(第3页)

发布时间:[2019-06-11]       返回列表

有这样的家庭,我还能结婚吗?(第3页)

  学会了冷静而自然的接过我妈从功德箱里拿出来的钱,学会了跪在蒲团上内心毫无波澜给菩萨磕头。

  我读五年级的时候,不知道因为什么时候惹到校园里的霸王花,那天中午放学后,我被她和她的手下绑在操场旗杆下。

来来往往的人都来围观我,他们用树枝捅我,用沙子扔我,用最难听的话骂我。

  后来有老师来了,霸王花走了。 就连老师也没有多看一眼被绑在旗杆上的我,我挣了好久才挣脱身上的绳子。   我一路哭着回到了梅珑庵,我妈在菜地里锄草,见我跑得披头散发,一脸泪痕,她吓坏了。

  “囡囡,怎么了?发生什么事了?”她丢下铺头,慌里慌张地在尼姑长衫上擦了手。   我跑到她面前恨恨地盯着她:“我爸是谁?我从来哪里来?你为什么要带我来这个鬼地方?”  她呆了呆,然后有点讷讷地追问:“囡囡,你这是怎么了?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?”  我的眼泪往下掉:“我以前问你关于我爸爸的事情,你每次都逃避,从来不说。

今天,你必须告诉我,我要知道。 ”  她伸手想拉我,试图安抚我。

  我用力打开她的手,尖声叫:“我爸是谁?我是不是你偷人生下来的?你为什么要生下我?谁给你权利生下我?你经过我的同意了吗?你知道我现在活得有多痛苦吗?”  我妈呆住了:“你,你在说什么?”  “他们骂我是尼姑婊子生的,你听懂了吗?你装什么无知。

你为什么要生下我?我爸呢?他到底是谁?”  她摇了摇头:“囡囡,你别问了,我也不知道。 ”  不知道三个字彻底的激怒了我,我像个疯子一样朝她扑了过去,然后开始没头没脑地打她:“你不知道你还敢生下我,你让我受尽嘲笑,所有的人都看不起我,你不如一开始就掐死我。 我不要你生下我,我不要这样活着。 ”我嚎啕大哭,声嘶力竭。   “云边,你疯了,你已经疯了。 ”我妈被我打了十几下用力抓住我的手,我打得更用力,她恼怒了,开始回打我,我们母女俩扭打成一团。

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
地址:西安大明宫遗址公园太元路